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堡研究所 > 中美贸易逆差太大?你需要更科学的统计方法

中美贸易逆差太大?你需要更科学的统计方法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关键点:

  • 传统的贸易统计记录了货物和服务每次跨境流动的总额,但忽视了其他国家在供应链中的作用。

  • 随着全球供应链日益复杂,附加值贸易可以更准确地反映全球贸易状况,即查看每个国家在生产过程的每一步中所增加的价值。

  • 以附加值贸易衡量,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减少了13%,这反映了许多中国出口产品使用了外国生产的组件。

  •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全球贸易逆差在总贸易流量和附加值贸易流量两种计量下都保持不变,只是双边贸易余额分配有所不同。

全球化的兴起导致供应链越来越复杂。在最终产品到达消费者手中之前,原材料和中间产品在全球范围内战略性地不停移动着。传统的贸易衡量方法,比如那些专门追踪总贸易流量的方法,往往无法很好地捕捉沿着供应链流动的商品的复杂性。

例如,苹果的iPhone在中国组装,然后运往美国,iPhone的生产成本 (约240美元) 将增加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工厂成本包括制造iPhone的零部件成本——比如日本的触摸屏显示器、台湾的处理器和韩国的内存——和组装组件的成本。组装成本估计仅为8.46美元,不到iPhone工厂成本的4%。

换句话说,按对华贸易总额计算,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为240美元,但按附加值贸易 (value-added trade) 计算,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仅为8.46美元。

什么是附加值贸易?

传统的贸易计量法记录了货物和服务每次跨境流动的总额。这包括投入成本,加上每个国家的附加值。这种传统的贸易计量导致了重复计算,因为各国贸易中间产品以进行进一步加工。

此外,正如我们在上面的iPhone例子中看到的,这些计量法忽视了其他国家在供应链中的作用

解决这一问题的一种方法是查看每个国家在生产过程的每一步中所增加的价值,如劳动报酬和利润。这为将当今错综复杂的全球供应链纳入贸易会计提供了一种更好的方法。

下图提供了一个简单的示意图,说明了总贸易和附加值贸易之间的差异。

假设A国将价值100美元的原材料运往B国,B国将这些原材料加工成价值120美元的商品。然后B国再将这些货物运往C国。

  • 例1:虽然B国只增加了20美元附加值,但传统贸易计量 (总贸易) 的结论是B国向C国出口了价值120美元的货物。

  • 例2:另一方面,附加值贸易只计算每个国家在生产过程中唯一增加的价值。A国向C国出口价值100美元的商品,而B国只向C国出口了价值20美元的商品。

下表进一步总结了这个例子,突出了C国对A国和B国的贸易逆差。

使用总贸易流量计量,C国对B国的贸易逆差为120美元,但对A国没有贸易逆差

在附加值贸易计量下,C国的贸易逆差将以不同的方式分配。C国对A国的贸易逆差为100美元,而对B国的贸易逆差仅为20美元。在两种会计制度下,美国对A国和B国的贸易逆差之和是相同的。这个例子虽然简单,但它总结了总贸易流量和附加值贸易流量之间的显著差异。

审视美国贸易逆差的另一种视角

经合组织 (OECD) 提供了2005-15年的附加值贸易统计数据。下表显示了2015年美国几个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账余额,包括贸易总额和附加值贸易。

2015年,美国对加拿大的贸易逆差总额为320亿美元,但只有约100亿美元的附加值贸易逆差。美国对墨西哥的贸易逆差为790亿美元,但只有400亿美元的附加值贸易逆差。美国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贸易逆差分别下降了70%和50%。

我们还看到,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减少了13%,这可能反映了我们在iPhone的例子中看到的:许多中国出口产品使用了外国生产的组件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全球贸易逆差在总贸易流量和附加值贸易流量两种计量下都保持不变,只是双边贸易余额分配有所不同

当商品完全在一国境内生产时,传统的贸易统计数据可能就足够了,但随着全球供应链日益复杂,全球经济联系日益紧密,附加值贸易可以更准确地反映全球贸易状况

编译:钟政昊

来源:B. Ravikumar and Brian Reinbold, "Is Value-Added Trade a Better Measure of Global Trade?", On the Economy Blog, St. Louis Fed, 9 April 2019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