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堡研究所 > 一文读懂美国制造业就业变迁

一文读懂美国制造业就业变迁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导语:

2000-2010年间,美国失去了570万个制造业就业岗位,使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基础减少了近三分之一。这些失业及其原因已经在大众传媒学术界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不太为人所知的是,制造业就业岗位数年来出现了温和但显著的反弹。事实上,制造业就业在2010年开始企稳,自那以来,美国新增了近100万个制造业岗位。尽管规模不大,但制造业就业岗位的增加是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这与经济中商品生产部门就业岗位的长期下降趋势相反。

近日,纽约联储的经济学家概述了制造业就业岗位的复苏,并评估了制造业中哪些行业正在推动这一增长。此外,他们还研究了制造业就业反弹的地理位置,考察了就业机会增长和持续下降的地区,并重点关注纽约—新泽西北部地区的情况。文中不少图表对理解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变迁和产业分布帮助巨大,欢迎阅读!

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40年概况

1980年,美国有近2000万个制造业岗位,而在大衰退 (Great Recession) 之后,这个数字降到了1200万个。尽管商业周期本身并不是近几十年来制造业就业岗位减少的主要驱动因素,但这种下降主要集中在衰退期间。在随后的经济复苏中,许多这样的工作岗位消失了,也没有再回来。

技术进步 (特别是自动化),以及全球化 (特别是来自中国的竞争加剧),是制造业就业长期下降的主要原因。2000年至2010年间,美国制造业岗位减少了570万个,降幅之大令人吃惊。但2010年以来,就业形势趋于稳定,制造业新增就业近100万个。尽管在如此严重的衰退之后,这种复苏看起来不多,但制造业就业人数的持续增长是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而且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还没有增加过如此多的制造业就业岗位。

制造业内部的变化

虽然制造业整体就业人数之前大幅下降,但随后略有回升,过去几年制造业中一些部门的就业人数出现大幅上升,而其他部门则持续裁员。下图显示2000-2010年期间按行业划分的制造业工作岗位与2010-2017年期间的净变化。

2000-2010年,制造业中每个部门都在失去工作岗位下降幅度最大的是计算机和电子工业以及运输设备工业。这两个行业提供了一个恰当的例子,说明近几十年来推动制造业就业大幅下降的两股驱动力。这十年间,运输设备行业失去了近73万个工作岗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自动化带来的生产率提高。2000-2010年间,计算机和电子行业裁员超过72万人。在看到生产率提高降低了对工人的需求的同时,许多行业还面临着来自海外的激烈竞争,外包和离岸已变得十分普遍。随着生产转移到海外,服装行业在美国遭受了严重的失业潮。由于生产率提高和进口竞争,金属和机械等其它行业的就业岗位也大幅减少。但另一方面,食品、饮料、石油和煤炭等行业的失业人数却很少。

制造业就业岗位的反弹是由运输设备行业带动的,该行业增加了约30万个就业岗位,约占同期净增长的三分之一。随着海外劳动力成本和从世界其他地方运输产品的成本上升,制造商开始将工作岗位回流美国。制造业工作岗位的回流在汽车行业尤为明显。在2000-2010年间遭受重创的金属和机械制造业也出现了显著增长,共增加了约23万个就业岗位。在大衰退后的整个经济扩张过程中,由于国内需求强劲,食品和饮料行业在21世纪初基本上没有受到失业的影响,反而总共增加了近24万个就业岗位。

从地理维度看本轮制造业就业反弹

21世纪头10年间,美国各地失业情况相当普遍,但此后制造业就业的增长一直集中在美国的特定地区。事实上,这种增长主要集中在一条从密歇根南部延伸到阿拉巴马州的狭长“汽车生产走廊”上,而与此同时美国东北部的大部分地区仍在继续裁员。在离核心更近的地方,纽约和新泽西北部的许多大都会城市区都没能出现这种反弹,并且制造业岗位还在继续减少。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奥尔巴尼 (Albany) 却逆势而上,成为全美表现最强劲的地区之一。

为了说明就业增长和下降的情况,下图显示了2000-2010年以及2010-2017年按人口普查地区划分的制造业就业变化百分比。2000-2010年间,美国所有地区的人口下降幅度都很大,不过也存在一些显著差异。虽然大多数地区的就业率下降了30%到40%,但山区、西北中部和西南中部地区的就业率降幅较小

在美国经济从大衰退中复苏的初期,随着制造业就业人数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扩张,美国一些地区的情况比其他地区要更好。山区、东南中部、东北中部地区的就业增长速度超过了其他地区。东南中部、东北中部地区包括一个常被称为“汽车走廊”的地区,美国大部分轻型汽车都是在这里生产的。汽车制造业的就业增长尤其强劲,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最近运输设备行业的增长,正如前文所描述的那样。与此同时,东北地区,特别是大西洋中部和新英格兰地区,在2010年后仍持续削减制造业岗位。

各地制造业就业岗位不均衡的反弹,持续改变着美国制造业基地的所在地。下图显示了2010-2017年间,大都会城市区制造业就业份额的变化情况。我们把每个城市的制造业就业人数除以全国的就业人数。这一比例下降的大都会地区用金黄色表示,而比例上升的地区用蓝色表示。作为延续了几十年的趋势,美国东北部大部分地区和中西部许多地区制造业就业机会减少,而汽车工业、南部部分地区和西海岸大部分地区的制造业就业机会增加

制造业衰落的东北:纽约—新泽西北部地区

下图展示了2000-2010年和2010-2017年纽约—新泽西北部都会区制造业就业岗位的变化。2000-2010年,制造业工作机会的减少对该地区大多数大都会来说都是相当严重的:从格伦斯福尔斯 (Glens Falls) 16%的下降,到纽约—新泽西北部都会区46%的下降不等。在纽约州北部的许多大都会地区,房价下跌了40%或更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跌幅巨大。当2010年全国制造业就业岗位开始反弹,该地区的情况也并不是特别好,一些地方的制造业就业岗位继续大幅减少,只有少数大都会地区的制造业岗位出现了净增长。

2010-2017年最严重的失业发生在纽约州南部地区宾厄姆顿 (Binghamton) 和埃尔迈拉 (Elmira) 以及波基普西 (Poughkeepsie)。事实上,宾厄姆顿和波基普西的房价在这段时间内下跌了20%以上,分别位列全国第四和第六。这些区域下滑的罪魁祸首是计算机和电子行业,正如前文所示,该行业在2010-2017年间持续裁员。这些工作岗位的流失许多是由与国防合同有关的公司造成的,由于公共部门削减开支,其中一些公司的业务出现了下滑。还有一些是IBM在当地的残余,IBM曾是宾厄姆顿和波基普西的主要雇主。这一行业同样也造成了纽约—新泽西北部都会区的大量失业。

但另一方面,2010-2017年间,奥尔巴尼的制造业就业岗位增长了近三分之一,是同期全美增幅最大的地区之一。这种就业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首都地区纳米技术工业集群和相关的半导体芯片制造的成功建立

纽约州北部的其他地区则处于这两个极端之间。水牛城 (Buffalo) 在2010-2017年间的制造业就业岗位实现了小幅净增长,主要得益于其交通运输设备行业的强劲增长。尤蒂卡 (Utica) 也勉强实现了小幅增长,部分原因是其计算机和电子行业的就业增长 (与全国趋势相反),以及金属和机械行业的强劲增长,这是莫霍克谷 (Mohawk Valley) 地区长期以来的强项。相比之下,罗切斯特 (Rochester) 的制造业就业岗位基础继续萎缩,主要原因是伊士曼柯达公司(Eastman Kodak) 持续数十年的裁员,以及运输设备行业的裁员 (这与全国的趋势相反)。从更积极的方面来看,罗切斯特和美国其他地区一样,在食品饮料行业的就业确实出现了大幅增长。在雪城 (Syracuse),电气设备行业是制造业失业的主要来源。

总而言之,虽然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基础在过去几年一直增长,但在纽约—新泽西北部地区的大多数都会区,就业基础实际上一直在下降。虽然美国东北大部分地区也遭受了类似的衰退,但制造业的大本营,比如奥尔巴尼的纳米技术产业,以及俄亥俄州和印第安纳州部分地区的汽车相关产业,在就业机会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则要幸运得多。


编译:钟政昊

参考资料

Jaison R. Abel and Richard Deitz, "The (Modest) Rebound in Manufacturing Jobs", Liberty Street Economics,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 4 February 2019

Jaison R. Abel and Richard Deitz, "Where Are Manufacturing Jobs Coming Back?", Liberty Street Economics,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 6 February 2019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推荐 2